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连平:未来10年内将有18万亿财富传承给下一代,家族信托是最佳途径
来源:21经济网 发布日期:2023/5/19 点击次数:859

“第一代先富人群的财富传承需求已迫在眉睫。”5月19日,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连平在“平安大讲堂·家族传承洞察与平安传承服务体系升级”活动上指出,近几十年来,中国经济的腾飞式增长造就了一大批本土高净值人群和华人家族。“预计未来10年内将有18万亿财富传承给下一代,未来20年内将有49万亿财富传承给下一代,未来30年内将有92万亿财富传承给下一代。”

在财富传承途径选择方面,连平认为,家族信托具备家族财产安全严实防护、家族财富灵便管理方法承传、资产个人信息严苛保密及其提高家族公司操纵四大作用,是当前家族财富传承的最佳途径。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9月,我国家族信托业务存续规模4694亿元,存续家族信托约2.4万个,同比增长51.61%。此外,本报记者还注意到,全国超八成信托公司已启动家族信托业务,其中约10家信托公司在2022年年报中披露了家族信托业务规模,比如平安信托家族信托与保险金信托全年合计单数超9000单,累计规模超1000亿元,年增长率达80%。

财富传承面临诸多风险和现实困境

“富不过三代”是世界范围内的难题。在全球范围内,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大约只有25年,家族企业中只有1/3能够传承到第二代,仅有不到11%能够传承到第三代,淘汰率高达90%。

究其原因,连平认为,家族财富传承面临着诸多风险,归纳起来,主要包括家族企业代际传承风险、财富继承人培养风险、婚姻财富继承纠纷风险、财富继承税收风险、家族企业资产与家庭财富关联风险等。而在我国,大部分“创一代”缺少家族财富传承的法律意识,加之我国财富管理行业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健全、统一法律规范和制度体系没有健全。

具体而言,连平认为,我国家族财富传承目前面临诸多现实困境。

一是,家族财富继承过程中纠纷频发。比如:无遗嘱致使继承人陷入遗产争夺;有遗嘱但出现遗嘱效力争议,包括遗嘱形式不符合法律规定、立遗嘱时立遗嘱人神志不清、多份遗嘱安排冲突、遗嘱的真实性存疑等。此外,我国《民法典·继承编》虽引入了遗嘱执行人制度,但并未赋予其自被继承人死亡至遗产分割期间的遗产控制权,当遗产由继承人分别瓜分占有的情况下,其地位实际上被架空。

二是,家族财富产权保护不足。“农二代”成为市民后土地使用权经营权的继承问题、产权保护覆盖面不足、民营企业产权保护仍待进一步加强等。三是夫妻婚姻关系发生变动,“这个是最常见的”。比如,清理核算夫妻共同财产及债务时,在实践中将面临着隐匿财产的查明等难题。

四是,家族企业治理机制缺陷。连平指出:“这与企业是否成熟、是否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进行规划和管理有着很大关系,现在很多民营企业这一缺陷非常明显。”

五是,财富管理行业尚待规范。例如,家族信托委托人片面追求避税、避债等功能而在穿透式监管之下存在合规风险。六是,家族财富传承税收风险。税务在家族财富传承中贯穿始终,处理不当将会给家族、企业带来不必要的风险与损失。

连平还指出,“创一代”的财富传承意识还相对淡薄,导致实践中对家族财富传承作出事先安排的比例相当低。

针对上述问题,连平建议,一要强化新型产权保护,包括明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的继承权;扩展产权保护范围;进一步优化法治化营商环境,平等保护民营与国有企业产权。二要完善婚姻家庭及继承立法,比如建立和完善夫妻财产协议登记机制;进一步完善录音遗嘱、口头遗嘱、公证遗嘱和打印遗嘱等的程序要素。三要健全家族企业治理机制,如产权明晰化;建立完善的公司治理机构;合理设计股权结构;引入职业经理人机制。此外,还要推动财富管理行业规范发展、构建与公益慈善相融的家族财富传承机制、完善家族财富传承税收政策、构建多层次家族财富传承教育体系等。

家族信托是财富传承的最佳途径

“家族信托是最重要的途径,是最好的途径,也是最有利于家族的一个方式。”连平指出,家族信托具备家族财产安全严实防护、家族财富灵便管理方法承传、资产个人信息严苛保密及其提高家族公司操纵四大作用,是当前家族财富传承的最佳途径。

截至2022年9月,我国家族信托业务存续规模4694亿元,存续家族信托约2.4万个,同比增长51.61%。我国高净值群体数量不断壮大是驱动保险金信托业务的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调查显示,“保证财富安全”和“创造更多财富”是中国高净值人群的两大财富目标。在这些内生财富管理需求的驱动下,传承功能信托需求释放明显。

除了家族信托之外,具有财富传承功能的家庭信托、保险金信托以其更低的门槛优势,近年来受到中产群体的青睐。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新增保险金信托89亿元,环比增长67%,规模创11个月新高。

本报记者注意到,多家银行和信托公司纷纷在年报中披露了相关业务规模情况。从披露的2022年年报来看,银行方面,中国银行家族信托客户数比上年末增长105.60%;建设银行家族信托顾问业务实收资金规模890.00亿元,较上年增长29.91%;平安银行家族信托及保险金信托新设立规模546.07亿元,同比增长43.6%;民生银行家族信托及保险金信托规模106.60亿元,是上年末的3.5倍。信托方面,平安信托家族信托与保险金信托全年合计单数超9000单,累计规模超1000亿元,年增长率达80%;中信信托家族信托、保险金信托和慈善信托服务客户超过4400名,受托资产规模超过630亿元,增长 13%;五矿信托截至2023年5月初家族信托存续规模超过420亿元。

连平表示,随着年初信托业务分类新规的落地,保险金信托、家庭信托、家族信托有望加快成为信托公司转型的重要抓手,业务增速与存续规模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

业务模式上,目前我国家族信托业务主要有信托公司主导、商业银行主导、信托公司-私行协作、信托公司-保险公司协作四大商业运营模式。对此,连平认为,未来,信托公司、私人银行和第三方财富机构这三类机构,在市场中将有很好的发展空间,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信托公司和私行。“私行拥有强大的客户资源、信任度和资产管理能力,这一点信托公司做不到,但是私行一定要与信托公司进行合作,财富传承中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家族信托,信托公司具有这个牌照。”

此外,连平还指出,独立家族办公室成为促进家族信托发展的催化剂。他表示,独立家族办公室是国内推广家族信托传承理念的主力军,对家族信托的发展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同时,独立家族办公室可以在制定家族传承架构过程中提供法律和税务的咨询服务,也为进一步设立家族信托创造了条件。

上一条: 一季度商业银行净息差降至1.74% 非利息收入占比升至22.41%
下一条: 北向互换通启动首日交投活跃,海外资本配置人民币债券热情高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