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后疫情时代 银行业利润、拨备、不良的演化之道
来源:21世纪经济网 发布日期:2021/9/27 点击次数:204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及快速蔓延对全球经济运行造成重大影响。今年,虽然疫苗接种加快,但全球确诊病例仍在快速上升。数据显示,截至9月24日,全球新冠疫情确诊病例已达到2.3亿例,相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亿例。

毫无疑问,全球疫情已呈现出长期化的态势,人们将其定义为“后疫情时代”。在疫苗接种、社交控制解除等因素的作用下,全球经济逐步复苏,市场对经济前景的预期趋于乐观。但是经济复苏进程中的不平衡问题凸显,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行业和企业、不同就业群体以及金融和实体间的分化加大。未来疫情演进仍是影响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因素。

经济决定金融,新冠疫情对金融业,特别是银行业产生巨大影响。随着半年报的出炉,“后疫情时代”疫情对银行业的影响也得以显现:

一是美国四大行去年大幅增加拨备计提,但今年美国宏观经济边际好转,资产质量压力大幅下降,美国四大行将此前提取的贷款损失准备转回,上半年净利润至少翻了一倍。

二是中国上市银行利润增速在去年中期确认低点后持续回升,今年上半年大幅超过营收增速,意味着拨备计提下降对银行利润增长形成正贡献,但贡献低于美国银行业。在拨备计提规模变化后,上市银行去年上半年是“增收不增利”,今年上半年则是“增收更增利”甚至“减收也增利”。

三是经济回暖带动银行资产质量整体改善,不良生成保持低位,拨备覆盖率进一步抬升。

继续提拨备VS拨备转回

Wind数据显示,去年上半年中国四大行(工农中建)合计实现净利润5057.4亿元,相比上年同期下降11%。美国四大行(花旗集团、摩根大通、美国银行、富国银行)去年上半年合计实现净利润1218.17亿元(美国四大行数据按照6月30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折算,下同),相比上年同期骤降三分之二,富国银行甚至由上年盈利近千亿元转为亏损122亿元。

其原因在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经济状况恶化,美国四大行大幅增加了拨备计提,而中国四大行计提拨备的增幅相对较小。按照会计准则,计提拨备将计入资产减值损失或信用减值损失,冲减当期利润。

Wind数据显示,去年上半年美国四大行合计计提拨备4033亿元,相比上年同期骤增5倍;中国四大行合计计提拨备4023.6亿元,规模和美国四大行相当,但增幅仅有43%,远低于美国四大行。

今年上半年,美国四大行和中国四大行的拨备计提同样出现明显的差异。Wind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四大行合计计提拨备3812亿元,相比去年收缩约5%。除中国银行计提的拨备规模收缩近两成外,工行、农行、建行计提的拨备规模小幅收缩,幅度在0.7%-3%之间。

而美国四大行合计计提拨备为-1000亿元,相比去年大幅收缩,四大行均为负值。

这反映出二者拨备计提理念不尽相同。美国银行业对已发生损失或有足够证据表明将要发生的损失充分计提拨备。在经济扩张时期,银行资产质量较好,计提拨备较少;但在经济下行时期,信贷违约快速提升,银行大幅计提拨备,具有明显的顺周期性。

据统计,去年上半年美国四大行计提的拨备规模创下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为未来最坏情况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今年随着疫苗接种的推进,美国宏观经济大幅好转。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美国GDP环比折年率达到6.5%,而去年二季度为-31.2%。在此背景下,美国四大行资产质量压力大幅减轻,将此前提取的贷款损失准备转回,相应地拨备计提金额出现负值。

而中国银行业拨备计提并不会跟随资产质量周期变动而出现较大波动,反而具有一定的逆周期性。即在经济扩张期反而会增加拨备计提力度,为未来业绩增长提供充足的安全垫,所谓“以丰补歉”。虽然当前经济形势好转,但也需要为将来“未雨绸缪”,所以中国银行业仍在计提拨备,但规模略小于去年上半年。

这一拨备处理方式也对二者的利润带来不同的影响。美国方面,今年上半年四大行合计实现净利润4414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倍,其中富国银行由亏转盈,其他三大行净利增速在200%左右。

由于美国四大行上半年营收增速一般(摩根大通、美国银行、花旗集团和富国银行营收同比分别增长2.6%、下降1.8%、下降9.5%和增长9.1%),因此其净利润高增主要是四大行释放了大量的拨备。数据显示,美国四大行上半年拨备转回额占净利润的比重在17%-36%之间。

反观中国,四大行上半年营收增速也一般,在4%—8%之间,但相比去年同期略有上升。同时拨备计提规模相比上年略有收缩,四大行净利增速由去年上半年的-11%回升至今年上半年的10%左右,但增速远低于美国四大行。

展望看,随着美国四大行疫情期间计提的拨备释放完毕,后续将继续提取拨备,进而对净利润形成负向贡献,翻倍的利润增速仅是特殊时期的特殊表现,不具有持续性。同样地,中国四大行净利润10%的增速也有去年加大拨备计提基数低的因素,两位数的利润增速也非常态,后续增速将回归个位数。

拨备收缩VS利润增长

盈利方面,Wind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36家上市银行合计实现净利润8686.10亿元,相比上年同期下降9.3%,同期营收增速为6.8%。其原因在于拨备计提增加:2020上半年计提的拨备合计8622.48亿元,相比上年同期上升38.5%。

简言之,去年上半年“增收不增利”,而今年上半年则是“增收更增利”甚至“减收也增利”。

Wind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41家上市银行合计实现归母净利润9772.0亿元,相比上年同期上涨13%,高于营收增速7个百分点。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拨备计提减少:今年上半年41家上市银行计提的拨备合计8189.2 亿元,相比上年同期下降6%。

分析来看,在去年加大存量不良处置、今年宏观信用风险缓释的背景下,银行拨备计提压力减轻,这对银行利润增长形成正贡献。

分银行类型看,六大国有银行归母净利润增速在10%左右,其中邮储银行最高为21.8%。这是2013年后国有六大行利润增速重新回到“两位数”。

“去年上半年,受新冠疫情对经济冲击的影响,银行业净利润同比下降,我行下降了双位数。因此,今年上半年银行利润增速明显提升,与去年基数有一定的关系。”工行行长廖林在该行业绩会上表示。

农行行长张青松介绍,上半年农行经营收入同比增长7.8%,净利润同比增长12.5%。除了净利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增长外,减值损失下降也是净利润高增长的重要原因。

数据显示,上半年农行信用减值损失下降3%,其他五大行信用减值损失均有下降,降幅最大的为中行的21.3%。工农中建均呈现出“增收更增利”的特征。

另据统计,在41家上市银行中,今年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下降的共有28家,占比达到七成,8家信用减值损失同比增幅超过20%。其中厦门银行信用减值损失降幅最大,达到59.3%,但该行上半年归母净利润增速为12.6%(同期营收下降10%)。

这显示拨备计提下降对该行盈利带来非常大的正向影响,出现“减收却增利”。再如贵阳银行实现营业收入72.7亿元,同比下降9.43%。贵阳银行解释称,一是部分存量贷款重定价后执行利率有所下降,加上存款定期化导致净息差有所收窄。二是受债券市场利率波动影响,导致投资收益同比减少。但该行上半年净利润增长3.23%,拨备计提下降约三成起到重大作用。

当然,也有一些银行在增加拨备计提的同时利润增速也保持较高水平。比如招商银行信用减值损失增长3.6%,但归母净利润增长了23%,高于营收增速10个百分点,主要因为其非息收入亮眼、成本管控到位。

对于信用减值损失的增长,招行解释称,贷款信用减值损失同比下降,主要原因是上年疫情期间加大了贷款的拨备计提力度,随着国内疫情逐步缓解,贷款资产质量趋于稳定,报告期计提金额相应减少。而其他类别资产信用减值损失为274.38亿元,同比增幅较大。

主要原因是考虑到全球疫情仍在持续演变,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国内经济仍处于恢复之中,不确定因素较多,基于整体风险形势判断,招行对对公表外、同业资产和金融投资类资产审慎计提损失准备,以提升风险抵补和损失吸收能力。

整体看,上半年上市银行净利高增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去年中期加大减值计提带来的低基数效应。展望下半年看,这一基数效应不再,因此二季度大概率为季度业绩高点,但全年利润增速有望保持在8%左右的水平。

不良率下降VS拨备覆盖率上升

拨备计提整体下降,一方面反映上市银行拨备计提力度回归常态化,另一方面也反映商业银行资产质量整体改善。

Wind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40家上市银行(沪农商行新上市,缺连续数据)中,34家不良率下降,占比高达85%,这一占比远高于去年同期。分析来看,经济回暖带动银行资产质量整体改善,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增速的回暖有助于修复疫情期间受损的资产负债表,改善不良生成水平。

其中江阴银行降幅最大,该行不良率下降0.31个百分点至1.48%。江阴银行在中报中表示,该行建立完善逾期60天以上贷款常态化入账反映机制,不断优化信用风险监测模型,做好风险隐患资产和不良瑕疵贷款处置工作,不良贷款平稳下降。

此外,宁波银行、邮储银行等八家银行不良率低于1%,处于较低的水平。“有部分投资者过去曾担心邮储银行资产质量没有经历足够的周期考验,但是经过上市以来的长时间验证,特别是经历疫情的严峻考验,不仅证明了我们的资产投放策略合理,更证明了我们对资产质量的前瞻研判和审慎分类行之有效。”邮储银行行长刘建军在该行中期业绩会上表示。

展望看,伴随经济增长的恢复以及疫情的消退,不良生成率有望回归低位区间。但也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如疫情反复、结构性监管政策收紧、经济结构调整等,需要关注受监管影响较大的行业,如房地产、政府类业务领域,以及大宗商品价格异动带来的企业信用风险。

由于不良生成保持低位,上半年上市银行拨备覆盖水平进一步抬升。拨备覆盖率是指银行贷款可能发生的呆、坏账准备金使用比率,比率越高,则意味着银行对于呆、坏账计提的准备资金越多。根据银保监会要求,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应不低于120%。

对于拨备和不良之间的关系,平安银行董事会秘书周强也形象地比喻为“生病变少了,衣服穿得更厚实了”。该行上半年拨备覆盖率由上升58个百分点至259%,不良率下降0.1个百分点至1.08%。

他解释称,平安银行上半年信贷和非信贷拨备覆盖都大幅提升,为未来资产质量做了充分的准备,同时平安银行的不良生成率处于历史低位,这为平安银行下半年以及今后净利润的持续释放打下比较好的基础。

Wind数据显示,今年6月末40家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相比去年末出现上升的共有31家,占比达到八成。其中,19家上升幅度超过10个百分点,显示“安全垫”进一步增厚,行业的风险抵补能力进一步提升。

具体来看,截至2021年6月末,邮储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421.33%、274.53%、222.39%、191.97%、184.26%、149.29%,较2020年末提高13.27个百分点、13.89个百分点、8.80个百分点、11.29个百分点、6.42个百分点、5.42个百分点。

其中,邮储银行远超其他银行,也是唯一一家拨备覆盖率超过400%的大行,排位最高,为行业平均水平的2倍左右。邮储银行副行长姚红在中期业绩发布会介绍,拨备覆盖率上升主要是有两方面的因素:

一是今年上半年国家宏观调控政策有效实施,经济稳定恢复,客户新生成不良贷款较去年同期显著下降,同时持续加大对存量不良的处置;二是积极主动地应对当前风险形势,结合自身的实际资产质量状况以及对市场形势的研判,遵照会计准则和监管要求,前瞻性地反映预期信用损失、计提拨备。

以绝对值看,上市银行拨备覆盖率均超过120%,最高的是杭州银行。6月末其拨备覆盖率高达530%,较上年末上升60个百分点。此外,常熟银行、宁波银行、招商银行等13家上市银行拨备覆盖率超过300%,意味着上述银行资产“安全垫”够厚。

但拨备覆盖率超过300%可能面临一定风险。去年9月,财政部印发的《金融企业财务规则(征求意见稿)》指出,对大幅超提准备金予以规范。以银行业金融机构为例,监管部门要求的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150%,对于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应视为存在隐藏利润的倾向,要对超额计提部分还原成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该文件还称,虚增或隐瞒利润的,责令改正,并处以虚增或隐瞒利润金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不过,目前该文件还未公布正式稿。

(本文摘自《中国金融业发展趋势报告(2021)》,该报告将于2021年11月2日-3日召开的第十六届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对外发布。)

上一条: 兴业银行、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资产配置面临着40年未有之大变局
下一条: A股上市险企涉房投资约4500亿:审慎投资、占比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