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罚了近60亿元、执行率99.73%!银行保险业监管“严”字当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日期:2019-8-13 点击次数:456

“严”,是近年来银行业保险业人士对金融监管最为直观的感受。

2017年至2019年一季度,银保监会系统所作行政处罚决定的罚没金额总计近60亿元,这一数字超过了之前10年的总和。


在这背后,是银保监会以强化金融监管为重点,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为底线,始终保持整治金融市场乱象的高压态势,持续加大行政处罚力度,从严打击重点领域违法违规行为,综合运用多种措施保障行政处罚执行到位,确保行政处罚的权威性和严肃性,切实发挥了行政处罚警示、教育及惩戒作用。

处罚执行率达99.73%

整治金融市场乱象始终保持高压态势。8月8日,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一季度,银保监会系统共作出行政处罚决定11735份,罚没总计59.41亿元,罚没金额超过了之前10年的总和。

其中,银行业监管领域共作出行政处罚决定8888份。处罚机构4432家次,处罚责任人员5305人次,作出警告3421家(人)次,罚没合计54.88亿元,责令停业整顿1家,取消任职资格450人次,禁止从业365人。

保险业监管领域共作出行政处罚决定2847份,处罚机构2127家次,处罚责任人员3105人次,作出警告3982家(人)次,罚没合计4.53亿元,责令停止接受新业务81家次,限制业务范围1家次,吊销业务许可证10家,撤销任职资格74人次,禁止从业4人。

对于落实情况,经对银保监会系统2017年至2019年一季度期间作出的行政处罚执行情况进行梳理排查,已作出的11735份行政处罚决定中,已执行完成11703份,执行率为99.73%。

在7月4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指出,经过各方面努力,目前高风险机构风险逐步化解,非法集资大要案正在有序处置,网络借贷风险压降成效比较明显。网贷机构数量比2018年初下降57%。坚定不移拆解高风险影子银行,两年多来,大力压降层层嵌套、结构复杂、自我循环高风险金融资产13.74万亿元,有力遏制金融脱实向虚。同时,大力铲除信用风险产生的土壤。两年来,累计处置不良贷款超过4万亿元,当前银行业不良贷款率稳定在2%左右,拨备覆盖率超过175%,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保险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等主要监管指标均处于较好水平。可以这样讲,抵御风险的“弹药”是充足的。金融风险已经从发散状态逐步转向收敛,总体可控。

最大罚单“花落”谁家?

2019年以来,银行业监管领域最大罚单为中信银行;保险业监管领域最大罚单则是华海财险。

8月9日,银保监会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中信银行因13项违法违规事实,被没收违法所得33.6677万元,罚款2190万元,合计2223.6677万元。

具体而言,包括未按规定提供报表且逾期未改正;错报、漏报银行业监管统计资料;未向监管部门报告重要信息系统运营中断事件;信息系统控制存在较大安全漏洞,未做到有效的安全控制;未按企业划型标准将多家企业划分为小微型企业,报送监管数据不真实;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向关系人发放担保贷款的条件优于其他借款人同类贷款条件;重大关联交易未按规定审查审批且未向监管部门报告;贷后管理不到位导致贷款资金被挪用;以流动资金贷款名义发放房地产开发贷款;未将房地产企业贷款计入房地产开发贷款科目;投资同一家银行机构同期非保本理财产品采用风险权重不一致;购买非保本理财产品签订可提前赎回协议,未准确计量风险加权资产;未按规定计提资产支持证券业务的风险加权资产。

7月17日,银保监会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华海财险因车险业务虚列费用、聘任不具有任职资格人员担任公司高管、违规销售投资型保险产品华海康盈等违法行为,被罚110万元,同时被责令停止营业总部接受商业车险新业务3个月;董事长、总经理等8名高管被警告并罚77万元,其中时任总经理被撤销任职资格。

具体而言,在车险业务虚列费用上,2017年1月至7月,华海财险营业总部通过广告费、业务宣传费等费用报销资金后支付中介机构车险代理业务奖励合计559.08万元。所涉报销广告费等费用系虚列,财务数据不真实。

在聘任不具有任职资格人员担任公司高管上,华海财险拟任副总经理(2015年11月6日印发分工文件,2017年6月30日免职)、拟任总经理助理(2017年6月28日印发分工文件),截至检查日均未获得银保监会的相关批复,但在实际工作中履行相关职务。

在违规销售投资型保险产品华海康盈上,华海康盈产品标准全称为“附加个人生活质量保障津贴保险”,该产品的销售期间为2016年5月至12月,保费收入3.19亿元。根据条款规定及理赔规则,公司应对所有保单给予“保费+固定比例收益”全额赔付,且实务中华海财险对上述几乎所有的附加险都进行了赔付。因此,该附加险具有明显的投资属性,应认定为投资型保险产品。但华海财险不符合“公司持续经营3个以上完整的会计年度,最近3个会计年度盈利和亏损相抵后为净盈利”的要求,不具备经营投资型保险产品的资质条件。

房地产、车险成违规“高发区”

从公开信息看,涉嫌违法发放贷款、内控管理不到位、信贷资金被挪用、贷款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等,是银行业被行政处罚的“高发区”。

例如,7月4日,宁波监管局开出22张罚单,12家银行和10名个人因住房按揭贷款管理不规范、违反房地产行业政策、房地产授信业务管理不审慎等被罚。7月22日,云南监管局两张罚单指向个人消费贷款违规流入房市、股市、购买理财产品等。

保险业被行政处罚的主要原因则是欺骗投保人,拒绝妨碍监督检查,编制或者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和资料,承保理赔档案存在不真实、不完整,虚构保险中介业务套取费用,拒不依法履行赔偿义务,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其他利益,利用自媒体发布夸大保险产品收益信息,聘任不具有任职资格人员担任公司高管,未经批准变更营业场所,违规跨区域经营保险业务等。

其中,车险和保险中介违规是“高曝光”领域。2019年2月,银保监会向各地监管局下发《关于近期车险市场监管有关情况的函》;4月,又召开第三次车险座谈会;7月,下发《关于加大车险违法违规行为处理力度有关事项的函》,要求各地监管局根据各财险公司今年上半年的费用异动、7月1日至15日保费异动情况和当地车险市场的反映情况,有针对地开展现场调查,重点整治带头扰乱市场秩序的大公司以及顶风作案的中小公司。

2019年以来,银保监会系统对66家地市级以上财险机构采取停止3-6个月使用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的监管措施。

其中,7月19日,吉林监管局对人保财险吉林省分公司作出行政处罚,责令其停止接受商业车险新业务2个月。近日,天津监管局又对大地财险天津分公司和富德财险天津分公司在全市范围内采取停止使用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的监管措施。

而上一次省级机构车险新业务被停的消息还是在2018年初。

此外,2019年以来,银保监会先后下发了《加强保险公司中介渠道业务管理的通知》、《关于开展保险专业中介机构从业人员执业登记数据清核工作的通知》、《关于开展保险公司销售从业人员执业登记数据清核工作的通知》、《2019年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整治工作方案》等针对保险中介的规定和文件。

上一条: 7月企业短期贷款降幅扩大 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需持续疏通
下一条: 社论丨继续推动全球气候治理,积极应对未来气候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