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人民币破7后国际化征途:作为储备货币依旧“吃香”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日期:2019-8-10 点击次数:252

人民币汇率破7,但对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冲击并不大。”一位华东地区外贸企业负责人向记者坦言,过去三天这家企业的多位海外卖家依然表示愿意收取人民币作为原材料采购款。

“其间也有一位海外卖家提出鉴于汇率破7,让我们能否在采购价格方面做出一定幅度让步(即额外增加2%-3%采购价格),以对冲人民币汇率下跌给他们造成的汇兑损失。”他回忆说,但后来他们自己很快放弃了这项要求。

在他看来,汇率破7之所以对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冲击不大,一方面是很多海外卖家很早在境外通过人民币远期掉期交易锁定了美元-人民币兑换成本,因此当前汇率下跌不会冲击他们既定的外贸收益;另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海外卖家在收到人民币后,转而向中国采购商品(以人民币付款),因此对汇率下跌敏感度也随之下降不少。

一位股份制银行跨境业务部门人士向记者透露,在汇率破7期间,他经手的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量反而有所增加,原因是一些海外企业担心美联储开启降息周期令美元面临中长期贬值压力,因此他们打算储备一些人民币分散资产配置风险。

事实上,海外大型机构与央行对人民币的青睐,也没有随着汇率破7而降温。

一位海外银行宏观经济研究员向记者透露,不少国家央行与大型机构依然在增持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因为发现尽管人民币兑美元出现下跌,但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基本保持稳定(且对英镑、欧元等主要储备货币还出现一定幅度升值),因此加仓人民币反而能有效分散外汇储备非美货币的汇率波动风险。

8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就人民币汇率回答媒体问题也明确提到受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及对中国加征关税预期等影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贬值,突破了7元,但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继续保持稳定和强势,这是市场供求和国际汇市波动的反映。

“这背后,是越来越多央行与大型机构认为人民币汇率破7可能是短期现象,就中长期而言,随着中国经济转型发展,以及其在全球经济的比重越来越高,加仓人民币资产依然是大势所趋,且中国经济增速基本面依然位列全球前列,是人民币汇率在中长期依然保持升值轨迹的最大支撑。”他指出。

海外企业对人民币“照收不误”

“在5日人民币汇率破7后,我们也一度担心海外卖家不愿收取人民币作为原材料采购款。”一位在中亚地区从事水力发电工程建设的中资企业驻外负责人向记者透露。

以往,他们每承接一项当地水力发电工程建设项目,总会要求当地政府与投资方支付25%美元(用于项目利润与部分设备采购开销),15%人民币(用于采购国内工程设备与当地原材料),60%当地货币(用于支付当地员工工资与原料采购等),而当地原材料贸易商之所以愿意收取部分人民币,主要原因是过去数年人民币汇率一直没有破7,远远好于当地货币动辄10%左右的跌幅,令这些贸易商愿意留存人民币进行财富保值。

如今汇率破7是否会打破这些贸易商的“上述惯性认知”,进而削减人民币收款比重“避险”,令他颇感担忧。

“但出乎我们意料的是,这些当地原材料贸易商对人民币依然情有独钟。他们不但继续收取人民币,还希望我们加大人民币付款比重。”他对记者表示,起初他相当不理解,但后来发现,这些当地原材料贸易商其实打着自己的小盘算——他们认为中国经济增速持续平稳增长以及中国央行采取稳汇率措施,会令人民币很快收复7整数关口,因此他们多收人民币到时还能收获额外的汇兑收益。

记者多方了解到,为了替当地企业规避人民币汇率波动风险以扩大跨境贸易(包括海外贸易)人民币结算规模,不少中资企业驻外机构颇费功夫,一方面他们在支付人民币款项时,协助当地企业办理远期人民币掉期交易以锁定汇兑成本;另一方面部分中资企业还与当地企业签订额外的货币互换约定,即当人民币汇率跌至一定价格时,当地企业可以向中资公司按照约定的汇价换取美元头寸,且中资企业以存入当地银行的美元存款作为“交割担保”。

“事实上,在汇率破7后,上述应对措施我们使用频率较以往还出现了下降。”这位中资企业驻中东国家分支机构人士告诉记者。究其原因,随着当地银行相继开设了人民币业务,越来越多当地企业可以通过当地银行金融服务对冲人民币汇率下跌风险,因此汇率破7对跨境贸易(包括境外贸易)人民币结算的冲击力较以往大幅下滑。

破7未阻止他国央行加仓人民币储备

值得注意的是,汇率破7同样没有阻止海外大型机构与央行加仓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步伐。

一位外资银行投行部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多家海外大型机构与政府部门发行熊猫债募集人民币资金作为储备货币的进度,并没有受到汇率破7影响而放缓。

“事实上,这些机构与央行加仓人民币,不仅仅是作为储备货币用于分散外汇储备资产配置风险,还在考虑灵活使用人民币资金扩大当地与中国的贸易投资规模。”他告诉记者。比如部分国家政府正考虑将外汇储备里的人民币资金用于向当地企业发放人民币拆借资金或短期贷款,从而激发当地企业使用人民币与中国企业做大贸易规模。

在他看来,这令部分国家政府部门与大型机构对汇率破7的风险敏感度趋降。

“即便是作为储备货币,人民币会在汇率破7后,依然呈现较高的资产保值效应。”一位境外银行资产管理部门业务主管向记者指出。今年前7个月,尽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跌幅达到约0.5%,但人民币汇率下跌幅度低于韩元、阿根廷比索等新兴市场货币,且较欧元、英镑等其他储备货币呈现升值趋势,令人民币兑CFETS一篮子货币的汇率上涨了0.3%,这意味着海外央行与大型金融机构加仓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足以抵御非美货币资产汇率贬值风险。

央行相关负责人8月5日也对外表态,尽管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有所贬值,但从历史上看,人民币总体是升值的。过去20年国际清算银行计算的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和实际有效汇率都升值了30%左右,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了20%,是国际主要货币中最强势的货币。

上述业务主管指出,在汇率破7后,要让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更上一层楼”,不能过度依靠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的基本稳定与人民币自身汇率不出现大幅贬值下跌,而是要持续加大人民币在海外国家企业经营投资贸易环节的使用范围,通过扩大人民币使用范畴与流通程度“对冲”汇率波动的冲击。

记者多方了解到,当前部分外资银行正协助“一带一路”沿线等国家当地银行搭建人民币账户创设、人民币现金管理、人民币贸易融资、人民币贷款、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等业务流程,从而为人民币在当地形成“使用范围扩大+汇率风险对冲”的业务闭环,助力更多人民币被当地大型机构企业纳入储备资产范畴。

上一条: 32个城市银行房地产专项检查 房企融资闸口再紧
下一条: 社论丨中国正在通过结构性改革为未来发展创造空间